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艺能界风云
艺能界风云

第一回

台北,一个灯红酒绿的大都市,到了晚上更是车水马龙,人群更是喧喧嚷嚷。可是这群少年,少女心目中的偶像歌手,却无法像外面的路人一样在街头游蕩,他们目前的唯一工作,就是赶录下一捲预计在十月推出的新专籍......。

在东区的某个音乐工作室之中,龙少年正在灌录他们的最新专辑----香蕉新乐园。自从早上九点进录音室以来,一连十二个钟头都未曾出走出这栋大楼一步。

"卡卡卡!!龙崎,你的声音再大一点,还有耀鹏,你在 "给我全部的爱" 那一句的时候有点走音。你们先休息一下,我们五分钟之后再继续! "

製作人也知道, "龙少年" 的声音根本不怎幺样,不过他们有两个卖点,一是俊俏的面孔,二是壮硕的身材,他们在製作人的苦心栽培之下,已成为台湾首屈一指的偶像团体。不过最近又出现了一个新的合唱团体----Chicaco Guys,在第一张专辑----孬种卖走----缔造七白金的佳绩之后,龙少年再也不敢掉以轻心,準备在十月十日推出新的专辑,冀望重新站上偶像的龙头......。

这三个年轻小伙子,在连续灌了十二个钟头之后,终于有时间停下来喘口气......。

"对了耀鹏,你的微积分过了没有??"

"还好教授赏脸,刚好六十分low pass。国荣,上次有香港的电影商找你拍电影,结果如何? "

"到现在还在谈,不像你们两个,一个正在念大学,另一个还是体育係的高材生,广告也接个不停,不像我,在咱们三个之中最不抢眼,每次媒体都把你们俩捧上天,而我只能跟你们一起陪笑脸......"

"喂!!龙崎,你看!!贝氏姊妹花又来看你了!!"

"咦??在哪里??"

"有没有看到??就躲在盆景那边......"

贝氏姊妹花是最近新崛起的一个少女团体,两个都还不到二十岁,姊姊贝茜媛以及妹妹贝茜蒂原本都是广告明星,曾拍过许多知名的广告,像最近有一个饱受批评的 "新欢新欢推一推......" 的广告,就是身材不错的姊姊拍的。她们两个特别欣赏面貌俊秀,体形魁梧的男孩,而龙少年之中的武龙崎,正是她们所心仪的对象。至于另外两个,她们嫌徐耀鹏面貌太过斯文,而章国荣身材不够高大。

龙崎放下已经点燃的菸,到外面找贝氏姊妹谈天,而录音室里的另外两人,正好趁这时候先养精蓄锐一番,看来今儿个不熬到凌晨,是无法录完的了。

"茜媛,妳们的专辑录得怎幺样??"

"我们今天的进度好顺利喔,只剩下最后一首歌就灌完了!!" 茜蒂就是这副个性,总是爱插嘴, "龙崎,製作人说,如果录完后,要带我们一起出去玩个几天,你觉得如何? "

"那也要看我们的最后一首歌是否能够如期完成了。"

"对了,上次死缠着耀鹏的那个女的,现在还有缠着他吗??" 一向对耀鹏颇为冷漠的茜媛,竟然主动问到耀鹏的事情。

茜媛口中的那个女孩,是一位国中小女生,每次龙少年的演唱会,都会看到她坐在最前排,不断歇斯底里地大喊, "徐耀鹏,我爱你!!" "徐耀鹏,我要嫁给你!!" 这类肉麻的话,弄得在场的秩序人员不知如何是好。在每天耀鹏放学之后,她都会跑到他家门口去站岗,弄得他妈妈每天魂不守捨,每天下午就要出门学插花或是土风舞,越晚回来越好。

"耀鹏对她也是不敢领教,直到现在,耀鹏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她这幺做根本不值得......"

正当他们三人聊得正尽兴的时候, "龙崎,上工了!!" 的叫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我有空再打给妳们!!" 只留下了这句话,龙崎大步地走回录音室。

他们今天录得完吗??没有人能预料到,只知道这样的日子将周而复始地运转,等到哪天没有这样的赶工,大概也就是意味着,他们的演艺生涯已经到了尾声。这,就是演艺圈!!

现在时间: 九点四十五分,对于某些人家,这已经是準备就寝的时间,然而他们的工作,仍将继续进行!!



--------------------------------------------------------------------------------

第二回

九月廿六日,距离发片的日期还有两个星期,而龙少年以及贝氏姊妹花的唱片也已经灌录完了,目前所剩下的,就是与各大综艺节目接洽播出时间。这些是宣传的工作,也正因此,他们得以有四天三夜的旅游。

"你们打算去哪里玩呢??" 他们的经纪人问道。

"我想趁着这段时候好好到海边去玩水,不然冬天一到,就没有机会晒太阳了!!" 爱好玩水的茜蒂首先表示意见。

知妹莫若姊,茜媛早已知道茜蒂的动机绝非玩水这幺简单。茜蒂如此提议,无非是为了想要欣赏龙崎结实的肌肉。由于龙崎是体育係的学生,早已练就一副令男生嫉妒,女生爱慕的体魄。不知有多少少女梦想着,如果能够被他如铁箍般粗壮的双手拥着,倚靠在他厚实的胸怀之中,享受那种如梦似幻的被呵护的感觉。可惜他是偶像歌手,不是一般少女能够接近,甚至于拥有的......。

茜媛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她在高一的时候曾经有过一次初恋,她的男友就像龙崎一样帅气,可惜在一场车祸中丧生了。在他死后的那一段时间,她每天以泪洗面,直到在电视上看到了龙崎,那个酷似她前任男友的男明星。于是她开始苦练歌艺,并参与广告的拍摄,而得以被星探所挖掘。眼看着她惟一的妹妹也这幺喜欢龙崎,她的苦楚与挣扎可想而知。她喜欢龙崎,可是她又希望成全她的妹妹,可是茜蒂的心里是否了解姊姊对她的用心良苦呢??

正当茜媛陷入沉思的当时,耀鹏的问候打断了她。

"茜媛,妳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休息一下??"

"喔......耀鹏,我没事,谢谢!!对了,刚刚提到那儿了??"

最后他们决定到垦丁去玩个三天两夜,于是在经纪人订了房之后,龙少年,贝氏姊妹花以及他们的製作与经纪人一行七人,乘着经纪人的九人座客车,就这幺杀到垦丁去了!!

"泰山收费站快到了,我们来唱你们的主打歌吧!!" 经纪人提议道。

于是每经过一个收费站,他们七个就唱他们的主打歌,希望先打打知名度。

到了晚上七点,他们终于抵达凯撒大饭店,由于时候已经不早,他们先安排床位,就準备去唱卡拉OK了。製作与经纪人住6001室,龙崎一个人住6002,国荣与耀鹏住6003,茜蒂与茜媛住6004。

由于卸了粧,再加上他们穿着很简单的衣服,一点都不像是大明星的穿着,因此没有人认出他们。从这一点可以看出经纪人的精明,这样可以避免不少歌迷的纠缠,他们也才能真正享受难得的假期。

由于他们是歌星,在饭店附设的卡拉OK之中唱歌自然游刃有余,安可之声不绝于耳。他们很少有机会在电视节目以外的场合唱歌,这种经验对他们来说,还是很新鲜的。在唱完歌之后,他们也累了,于是準备回房就寝。

龙崎的个性有点孤傲,因此每次出游,都儘量争取自己单独住一间房间。不如往常地,外面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茜蒂,是妳啊!!时候不早了,怎幺不上床就寝呢? "

没有任何回答,茜蒂关了房门,轻轻地倚在龙崎的怀里......。

龙崎对她突如其来的大胆举动吓了一跳,立刻将房门锁上,将茜蒂带到床边坐下。

"茜蒂,妳怎幺了??"

"龙崎,人家好无聊,想要你陪我......"

能够拥着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茜蒂说什幺也不放开她紧拥着龙崎的双手。

茜蒂是个很讨人喜爱的可人儿,尤其是她甜甜的笑容,更是她周遭的伙伴在疲惫之余的打气筒,看了她的笑容,很容易让人一起感染她的喜乐。也就是这样,龙崎把她当做自己的妹妹一样疼爱。

"妹妹" ??对于一个少女,一个她所仰慕的人把她当成他的 "妹妹" ,是无上的悲哀,感觉上也就是无缘成为她的 "恋人" !!

龙崎拥着她,是拥着自己的妹妹般的怜惜; 然而茜蒂却希望自己所紧拥的,不是她的哥哥,而是她的男人。不知道这两条平行线,何时会有所交集?

一如往常地,耀鹏在国荣入眠后,独自起身朝屋外走去。由于耀鹏在家中被宠惯了,家人总把他当小孩子,以至于他很少有机会出游,因此他每次在大家就寝之后,独自起来散散心。晚上的海风吹得格外地狂,不过耀鹏就是希望独自听着潮声,作一些天马行空的冥想。这时候有一个它所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他的神游,他不禁蓦然回首。

"啊??是妳??妳怎幺会到这边来??" 从耀鹏脸上震惊的表情,可以看出他的内心受到了很大的震撼。

站在耀鹏身后的,正是那位每次在演唱会中,都会表现失态的小女孩。在耀鹏与她闲聊一个晚上之后,他终于对这个女孩有一些认识。

她的名字叫作许萱,原本只是一个喜欢逛街的小女孩,自从在电视上看到耀鹏之后,对他的崇拜便化为上进的动力,因此在成绩方面也有大幅进步,更在这次联考之中,考上了当地的明星学校。更另人惊讶的是,萱对他的一五一十了若指掌,而且常常知道他的内心在想什幺。

"耀鹏,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这句话......"

"萱,妳说吧!!"

此时的萱不禁喜极而泣。暗恋了他这幺久,今天竟然听到他的偶像直接唤出她的名字。

"耀鹏,暂时放弃演艺圈的活动,专心唸好大学吧!!"

耀鹏怔住了。不是这个念头太荒唐,而是,她恰巧说中了他内心的想法......。他竟然不由自主地拥住了萱, "在这两年的演艺生涯之中,我认识了很多的朋友,然而绝大部份都只是一些酒肉朋友。没想到萱与我非亲非故,竟然对我如此关怀,我......绝对不会辜负她......"

两人相拥在一起,四目相对,一切已尽在不言中......。



--------------------------------------------------------------------------------

第三回

现在是凌晨两点半,大部份的游客都已进入梦乡,期待着明天早上的来临,然而龙崎的寝室却仍是灯火微亮......

龙崎正躺在他的床上,不同以往的是,他的怀中多了茜蒂。茜蒂将头倚在龙崎的胸口,此时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

正在此时,独守空闺的茜媛似乎早已知道发生了什幺事,她的眼中早已热泪满眶。

"啊......卓君......你可知道我在想你......"

她口中的卓君正是她的前任男友,她曾与卓君热恋了短短的半年,虽然只有半年的时光,却是茜媛这一生最快乐的时光。一再的内心冲击,茜媛再也忍不住了......。

她轻轻地褪去了她的衣衫,只剩下了胸衣以及内裤。白皙的肌肤,豔丽的脸庞,在在显示出她的天生丽质。看着镜中的她,这样的尤物理应是众多男士追求的对象,然而却无法取代她的卓君,只有龙崎......

她无助地倒坐在床上,只渴望得到一丝幸福。

她解开了胸衣,露出了一对浑圆柔润的双乳。她熟练地用自己的双手挑弄着乳头,就如同以往卓君抚弄她的感觉。

"嗯......" 茜媛渐渐地发出娇喘,双眼也随着这种另她飘飘然的快感而轻轻地闭上,娇躯也随着微微发抖。

她躺在床上,右手伸入两腿之间的神秘地带,开始慢慢地爱抚着。在这种有如电流流过的刺激下,娇喘已无法表达现在的快感,而转为阵阵的呻吟,呼吸也开始急促。原本丰满的双乳一起一伏,更显出她的性感。

两腿间的内缘在她的爱抚之下,已渐渐地溼滑了起来。她褪下了火红色的蕾丝花边的内裤,并将自己的双腿微微张开。她两腿的曲线十分引人暇思,然而更令人嚮往的,是她两腿之间的神秘地带。

此时的她已是全身赤裸,在微亮的灯火映射下,婀娜的身材若隐若线, "啊......卓君,就像以前一样爱抚我......" 在快感与伤感的冲击之下,茜媛决定逃避现实,投向早已过世的卓君的怀抱。

她的右手在肉穴外抚弄着,爱液在她不断的爱抚之下慢慢流出。在这种刺激之下,她的理智已被重重的慾望所吞噬,爱抚的动作也越来越急,越来越重,呻吟也随之转剧。

"啊......嗯......喔......喔......啊......"

她不断地喘息,身体也不断地发抖,口中发出淡淡的呓语, "卓君......我爱你......啊......嗯......" 幻想着以前与卓君热情做爱的感觉,茜媛将手指轻轻插入她的肉穴里,手指在她的肉穴里不断地抽插着,阵阵的快感将他推向顶峰......

在知道萱是真正关心她之后,耀鹏终于被她感动。可是......

"萱,现在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为什幺??我们才在一起不到半个小时......"

到了凯撒饭店前,耀鹏对萱说, "妳把房里的东西收拾一下,我们回去了!!"

"这不是......私奔......吗??" 萱从来没有经历过这幺刺激的经验,不禁兴奋万分。可以跟自己的偶像在一起,萱的喜悦自然不在话下。

话说龙崎与茜蒂两人正躺在床上,龙崎终于出声了......。

"茜蒂,时候不早了,我该送妳回去了! "

虽然满心不愿意,但是为了不要让姊姊担心,还是将茜蒂送回寝室。到了茜蒂房门口, "进来坐一下吧!!" 为了能多与龙崎在一起,更希望将他留在房里过夜,茜蒂将龙崎邀入房里......

但在此时,龙崎与茜蒂两人见着了全身赤裸,正躺在床上自慰的茜媛,三个人面面相觑,在这种令他们三人尴尬的场面之中,时间好像就此冻结......



--------------------------------------------------------------------------------

第四回

"姊,妳......这是......在干嘛......??"

茜蒂从来没有看过姊姊这样过,她不知道茜媛为何会全身赤裸躺在床上。

被自己的亲妹妹看见自己在自慰,茜媛的羞愧无法言表,再加上整个人正处于自慰后的高潮之中,整个人精神相当恍惚,瘫在床上不知如何是好......

"茜媛,妳怎幺了??" 龙崎缓缓走向茜媛,没想到茜媛却紧紧地抱住他不放, "嗯......龙崎......抱紧我......啊......喔......"

被全身赤裸的茜媛抱住,龙崎一时举棋不定,整个人愣在那儿。她捧起茜媛的脸,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双唇。这时站在一旁被龙崎冷落的茜蒂似乎在吃醋,整个人趴在龙崎的背上。

"茜蒂,妳帮妳姊姊舔一下她的......"

"是不是......刚刚......姊姊用手抚摸的......那里......" 没想到龙崎会对茜蒂说出这幺大胆的话,茜蒂的脸登时红了起来,原本俏丽的脸庞看起来有如熟透的苹果一样红通通的,煞是可爱。

未尝人事的茜蒂不知为何要帮茜媛舔她的私处,满心狐疑地舔着茜媛的阴核。原本在自慰后早已布满湿润的爱液的两片肉唇,此时更是滑溜。

虽然这种快感着实令她兴奋,但是舔的是自己的妹妹,茜媛不禁花容失色...... "啊......茜蒂......不要这样......嗯......喔......"

话虽如此,令她兴奋的快感仍一波波地在她身上游走,龙崎知道时机已经成熟,立刻将自己的衣物悉数褪去。

龙崎将早已挺立的肉棒轻轻托起, "茜媛,用嘴好吗??"

在体育係的锻练之下,龙崎全身的肌肉十分结实,再加上七吋长的肉棒,在校园里早就是女同学的梦中情人。虽然感到羞耻,慾火难耐的茜媛仍是毫不迟疑地含进去。

茜媛熟练地用嘴套弄着龙崎的肉棒,并且用舌头舔着他的龟头。龙崎在她的挑逗之下,兴奋地喘息着。

龙崎这时也没闲着,他轻轻地将茜蒂的衣衫脱去,将脸凑向她的肉唇,开始舔了起来。此时三个人都全身赤裸地躺在床上,茜蒂舔着茜媛的阴核,茜媛含着龙崎的肉棒,龙崎熟练地用他的手跟嘴挑逗着茜蒂的肉唇,三个人呈现一个三角形,展开了一场令人血脉贲张的禁忌游戏......。

话说耀鹏与萱二人离开饭店之后......。

"现在天还没亮,等不到公车,要怎幺回去??" 耀鹏突然想到这个问题,心里直骂自己的愚蠢。

"没关係,我是开车过来的,我们就先到高雄再做打算。"

萱出身于北部的望族,父亲是当地的大地主,再加上她是独生女,因此父亲在物质生活上儘量满足她的要求。然而父亲却因为时常交际应酬,无暇照顾她,再加上母亲又在她小的时候就病故,因此她只能藉着沉迷偶像歌手来排遣时间。直到遇到耀鹏之后,她才开始鞭策自己,希望能够配得上他。

虽然她的座车只是一台小 March ,但是在同侪只买得起机车的情况下,已经够令朋友羡慕的了。

耀鹏开着她的车,两人有说有笑的朝高雄开去。一路上,耀鹏教萱唱龙少年的主打歌,两人就这幺唱着。也不知开了多久,小萱睡着了,在朦胧街灯的映射下,她清秀的脸庞柔美地显现出来。俏丽的短髮轻轻地盖住了她的柳叶眉,细长的睫毛平铺在微闭的眼上,有如洋娃娃一般地可爱; 小巧红润的樱唇,让人垂涎欲滴,看了这时的小萱,耀鹏忍不住怦然心动,于是右手搂住她的香肩,让她的头靠在他的肩上。

耀鹏心念一转,将车开上高速公路,停在快要到岗山收费站的路段的路肩,并将车后的三角形警示标誌置于车后五十公尺处,并在后轮旁放了一个千斤顶,免得被人怀疑。

回到车上,小萱睡眼惺忪地问道, "现在我们在哪里??"

"我们现在在高速公路上,这里应该不会有人看见......"

小萱大概也预料到将发生什幺事,一言不发地靠在耀鹏的怀里......。



--------------------------------------------------------------------------------

第五回

回说到龙崎那边......。

在彼此相互的挑逗之下,龙崎眼见时机已经成熟,轻轻地问她们: "妳们哪一个要先进去? "

由于茜蒂与茜媛两人平时感情很好,都希望成全对方,可是姊姊抢先一步,抱起了茜蒂,便朝她吻去。原本陶醉在龙崎的爱抚之下,已渐渐销魂的茜蒂,却被茜媛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双手不由自主地推开了姊姊......。

"姊......妳这是干嘛??为什幺......妳不先跟龙崎......"

茜媛只是抱着她,双手在茜蒂的全身游走。 "龙崎,对茜蒂温柔一点,这是她的第一次......"

"姊姊,妳这是何苦呢??在卓君哥死后的日子,妳忍了那幺久,不与其他的男人交往,但是如今妳遇到妳真心所爱的龙崎,我怎能因为贪图自身的享受,而牺牲姊姊妳的幸福呢??"

没有说话,茜媛轻轻地让茜蒂躺在床上,一边用手抚弄她的全身,一边舔着她的乳晕。而这时龙崎的肉棒也慢慢地进入茜蒂的体内。

"啊......好痛......" 由于是初试云雨,茜蒂的下体有如被撕裂般地难受,两手紧抓着被单。

在听到了茜蒂的惨叫之后,龙崎立刻抽出了他的肉棒。由于在此之前,茜蒂仍是处女,和着爱液的血从她的肉唇中流出。看着脸早已因为痛楚而扭曲的茜蒂,龙崎心疼不已,从上衣拿出了他的手帕,轻轻地擦拭着她的私处。

"龙崎,轻一点......这是她的第一次,动作放慢一点......" 茜媛一边舔着茜蒂的双峰,一边示意龙崎对茜蒂温柔一点。

龙崎将动作放慢,放轻,渐渐地,茜蒂的痛楚已不像刚进去时那幺强烈,再加上茜媛持续地亲吻着她的全身,感觉由痛苦而渐渐变为兴奋,口中也渐渐发出呻吟......

"啊......喔......噢......嗯......哼......喔......"

见到茜蒂似乎已逐渐感受到性爱的欢愉,茜媛离开了她,示意龙崎抱紧茜蒂,而自己则躺在旁边自慰。

两人在床上扭动着腰,紧抱着对方,发出有点痛苦,却又充满着欢愉的呻吟。尤其面对的又是在这方面颇有经验的龙崎,茜蒂的快感自是难以言喻。她的屁股不停地扭动着,双手又紧拥着龙崎,没命地呢喃着, "啊......龙崎......再进去一点......喔......舔我的胸部......啊......啊......我不行了......嗯......"

两人就这幺扭动着,在过了十几分钟之后,茜蒂的爱液湿到了大腿以及臀部,而龙崎也将精液射进她的阴道内。在彼此热吻了一下之后,龙崎将他疲软的阴茎从茜蒂初尝云雨滋味的阴道中缓缓地抽了出来。在第一次经历这种又痛又舒服的欢愉感觉之后,茜蒂累得倒在床上......。

在目睹着他们俩作爱之后,茜媛的情慾早就把她的心给侵蚀,现在的她,期待着有一个男人,能够深入她的体内,让她能够好好享受那种欲仙欲死的快感。在龙崎抽出他的肉棒之后,茜媛立刻将它含进嘴里,而它也在茜媛的樱桃小嘴的滋润之下,逐渐地充血变硬。

现在他们是69的姿势,茜媛俯趴在龙崎的身上,用舌头不断地挑弄着他的龟头,弄得龙崎下部骚痒不已,此时龙崎左手轻捏着茜媛的双乳,右手在她的背部及臀部游走,而用舌头舔着她的阴核,并偶尔将舌头伸入她的阴道之中。在这种刺激下,茜媛的喘息开始剧烈起来......

"嗯......龙崎......我快不行了......啊......"

龙崎将茜媛扶了起来,让她坐在他的腿上,而他硕大的肉棒也顺势进入她温暖湿润的阴道里,茜媛倏地发出 "啊......" 的呻吟。

他不断地扭动他的腰,弄得茜媛唉声连连,紧抱着龙崎不放。而这时龙崎突发奇想,徐徐地躺了下来。

"茜媛,妳自己动吧!!"

"我......人家不会......"

现在他们俩是採取女上位的姿势,茜媛则跪坐在龙崎身上,用她温暖的阴道夹住他的肉棒。龙崎不断地上下摆动着他的腰,而茜媛也顺着他的节奏,上下摆动她细嫩的丰臀。龙崎见到茜媛已进入状况,于是停止扭腰,使得茜媛着急地扭着屁股,丰满的双乳也随着上下抖动,甚是眩目。

"嗯......龙崎......我......爱你......啊......我......不行了......"在模糊的呓语后,茜媛整个人瘫软地趴在龙崎身上,而龙崎在挺了几下之后,滚烫的精液随后射进生命的宫殿......。

"龙崎,你累了吗??"

"还好,妳怎幺会突然问这个??"

"嘻嘻......" 在经过巫山云雨之后的茜媛,面色绯红,充满了女人的成熟美感。她缓缓起身,让龙崎的阴茎 "暂时" 脱离她充满爱液及精液的蜜穴,而用她的舌头舔着他的龟头,并将阴茎上面残留的精液以及爱液吞了下去。在受到刺激之后,龙崎的肉棒 "又" 再度蓄势待发。

"唔......茜媛,妳想玩死我啊!!"

"谁叫我这幺爱你呢!!" 话刚说完,茜媛充满爱意地用嘴上下套弄着他的肉棒。这一晚两人又做了一次,再加上后来茜蒂醒来之后,也加入龙崎与茜媛的禁忌游戏,三人就这幺过了一个情慾奔腾的夜晚......。



--------------------------------------------------------------------------------

第六回

回说到耀鹏和小萱两人......。

两人一丝不挂地躺在后座,显然已经经历过一场大战。地上有一条染血的手帕,证明了在这场大战之前,小萱仍是完璧之身。高潮过后的小萱无力地趴在耀鹏的身上,淋漓的香汗不停地流到耀鹏的身上......

"耀鹏......我的第一次已经给了你,你......绝对不能负我......"

"傻小萱,妳对我这幺好,人又长得这幺甜,我怎幺捨得不要妳呢??"

两人在穿好衣服之后,回到前座,继续他们北上的归程。小萱整个人趴在耀鹏的腿上,回想着刚才的过程......。

"小萱......我爱妳!!" 耀鹏将小萱拥入怀中,这时两行热泪从小萱的眼中夺眶而出...... "没想到,我梦寐中的情人竟然主动向我示爱......"

"耀鹏,我......我也爱你......" 小萱羞答答地闭上了双眼,将自己的头朝耀鹏抬了起来。

在小萱的暗示之下,将自己的嘴凑向她的红唇。也不知吻了多久,耀鹏慢慢将手移到小萱的胸部,开始揉弄着。小萱的双眼微闭,嘴里也发出微微的呻吟。

看着小萱已经开始动情,耀鹏立刻将小萱的T恤褪去。小萱的身材并不突出,胸围大约33左右,不过她穿的是特别订做的胸罩,更能搭配她的身材,使得她的胸部看起来更为坚挺。耀鹏开始舔着小萱的乳沟,弄得她呼吸急促,紧紧地抱着耀鹏不放。这时耀鹏将两人的衣衫悉数褪去,小萱洁白无瑕的胴体毫无保留地展现在耀鹏之前。从肩膀,胸部,小腹一直到两腿之间那令人神往的桃花源,都是如此的滑嫩,而双腿的曲线与那些拍裤袜广告的美姑娘比起来,也是不遑多让。

耀鹏的舌头在小萱的乳头打转,粉红色的乳头在他的刺激下逐渐坚挺,小萱在这样的刺激之下,忘情地呻吟着......而他的手也没闲着,不断地揉弄着她的阴蒂,在这种刺激之下,小萱微微地颤抖,并发出 "嗯......喔......" 的呻吟,爱液也渐渐地滋润了整个阴道。

在爱抚了一段时间之后,耀鹏已做好準备,要突破小萱的最后防线。他示意要小萱躺在后座,龟头已经对準了她的肉唇,轻轻地,慢慢地向前挺进。初尝禁果的小萱虽然已经做好心理準备,仍旧感到阴道有股疼痛的感觉,于是 "啊" 的叫了出来。

"萱,痛吗??"

"一点点,还忍得住......"

耀鹏一点一点地推进,让小萱细腻的肉壁适应他的肉棒。由于耀鹏也是第一次,在抽插了几分钟后,就射了出来。

"Damn it!! 我真是没用,这幺快就......" 话还没说完,小萱温柔地捂住了他的嘴。 "不要这幺说,如果你第一次就撑得很久,那不就说你以前有过......这样我会吃醋......"

在温柔地擦拭她的处女血后,两人在后座不停地拥吻着......。

"妳在想什幺??" 耀鹏突如其来的话,打断了小萱的回想。

"我们这样会不会太快??"

"说得是,我们才交往不到一天就......"

"不是啦!!人家是说,你......这幺快就......"

"妳是说我们刚才......好啊!!妳竟敢取笑我!!看我怎幺对付妳......"

没想到,先被 "对付" 的竟然是耀鹏。小萱顽皮地将他牛仔裤的拉鍊打开,掏出了他的小弟弟,就这幺含了起来......

"嗯......萱......我现在在开车......不要这样......"

于是两人又把车停在路肩......。

"可恶!!警示标誌跟千斤顶丢在冈山收费站那边,无法故技重施了......"后记

"什幺??你要到巴黎去??" 国荣听到这个消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觉得,我希望到法国去,那边的艺术风气比较重,我可以在那边学作曲,我希望在我回来之后,能成为一流的作曲家。"

"那幺祝福你了!!后会有期!!还有,我这次的第一部电影----楚霸王外传,明天在全国戏院有首映会,到时你要来捧场喔!!"

"这是一部大戏,你又是男主角之一,这下子你可出名了!!"

"对了,茜媛她们俩要转型了,你有听说吗??"

"对啊!!她们这次的情歌专辑听起来很有感情,比起当初唱舞曲的时候还要好听,大概会转型成功。"

"耀鹏,以往我们合作得很愉快,希望以后我们还有机会。"

"祝福你,我后天要启程,你们刚好要赶另一部片,不用送我了。再见!!"

在挂了电话之后,耀鹏走回房间,与小萱两人一起整理行李。

旁边有一份报纸,上面是体育版的消息:


龙少年武龙崎 真正的龙少年

最近的当红合唱团体----龙少年的成员武龙崎,加入味全龙职棒队,正在苦练外野守备,準备在职棒六年一展身手,对于战绩下降的龙队究竟有无助益,仍为未定之数,但是至少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味全龙队将增加球迷......"

艺能界风云 第二部




第一回


某家唱片行......。

"老闆,有没有卖施敏华的 "弦外之音" ??"

"对不起,昨天一进货就卖光了,你下午再来看看!!"

十月十七日下午,懋馨音乐工作室......。

这次施敏华的 "弦外之音" 的畅销,使得整个公司上上下下大为振奋。

"黄老闆,恭喜你啊!!这次你们挖到施敏华这块瑰宝,替你们公司赚进大把的钞票,再加上广告以及电视主题曲的收入,真是赚翻了!!"

"哪里哪里!!您也不差啊!!你们的玉女歌星----叶慕,也是大红人一个,现在不也是通告接得应接不暇!!"

"咱们今晚在老地方,痛痛快快地喝一杯!!"

"就这幺说定了!!"

挂了电话之后,黄老闆独坐在办公桌前,看着对面墙上的业绩表,低声呢喃着......。

"他妈的老狐狸!!上次把我栽培的叶慕挖过去,害得我投入的心血全部付之一炬,刚才故意提到叶慕,他竟然毫无反应,真他妈的冷血!!可是,对方的宝伦唱片又是大公司,得罪不起,只好去敷衍一下了......"

"整个公司除了谢灵之外,所有的歌星和製作都被宝伦挖走了,还好还有谢灵替我卖命,不然懋馨早就倒了......真应该好好奖赏他的......"

他若有所思,立刻叫他的祕书过来......。

"李祕书,麻烦你帮我叫谢灵过来一下!!"

"老闆,谢灵他出去了......"

"又出去找灵感了吗??这小子......" 黄老闆摇摇头苦笑着......

这儿或许是台北最高的地方,让人有睥睨天下的感觉......在台北车站前的那幢四十余楼高的建筑的了望台,一位面貌清秀,个子不算魁梧的男子,正拿着笔记本,为他的下一首曲子寻找灵感。

他就是谢灵!

他,不像一般的艺术工作者的蓬头垢面,素净的衣着,戴着一副眼镜,以及一如寻常学生的髮型,很难把他跟情歌的作词作曲家联想在一起。每天下午,他总是要只身到外面来寻找题材。他觉得,真正撼动人心的作品,并不是那种轰轰烈烈的情歌,而是那种寻常人身上就能唾手可得的题材。也正因为如此,他总是在街头游走,以便找到他想写的脍炙人口,感人肺腑的作品。谢灵本身是一个感情丰富的血性男儿,写出来的作品也得到大家的讚赏,然而,他总觉得,似乎还是缺乏了什幺......

"难道是,因为我未曾谈过恋爱??" 害羞内向的谢灵,只要一见到女孩子就会浑身不自在,更不要说跟女孩子谈恋爱了。然而已经二十五岁的他,竟能在未曾谈过恋爱的情况下,写出几首动人的情歌,真是不可思议。

或许吧!!

然而,为了写歌而谈的恋爱,绝对无法给他真实的感受......。

到了傍晚,谢灵回到公司,只见老闆气急败坏地向他走来。 "唉!!大势不妙!!大概又要被老闆削一顿......"

"谢灵,明天下午施敏华要来台湾,準备办歌友会的事宜,你明天跟我一起去接机,不要忘了!!"

"喔!!" 谢灵準备回到自己的位子,老闆突然叫住了他。

"对了!!" 老闆走到他面前,语调急转直下, "谢灵,这次你所製作的 '弦外之音' 销路不错,使得我们公司能够东山再起,谢谢你!!" 立刻塞了一个红包给谢灵,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收下!!"

"老闆,当初是你在我最消沉的时候,一手提拔我的,我报答你都来不及了,怎幺敢收老闆的厚礼呢??"

"那你是不领我的情了??"

"老闆,我怎幺敢呢!!"

"那你还不赶快收下??"

回到自己的位子,谢灵提起笔,準备写下一首曲子,名称暂定为 "最爱" 。

"该怎幺下笔呢??我未曾有过恋爱的感觉,怎幺会了解最爱的人在自己心目中的感觉呢??"



--------------------------------------------------------------------------------

第二回

同一时间,香港某个滨海的高级住宅区......。

这里,许多香港的富豪人家所住的地方,并未因为九七大限而显得有任何萧条的景象。在这里,演艺人员以及企业鉅子随处可见......。

在其中一间别墅的浴室之中,一个身材姣好的人间尤物正在淋浴。从她的举手投足之间,毫无遮掩地散发出一种充满自信的气质,这是一般女性所鲜有的。慢慢地,她若有所思地转过头来......。

含情脉脉的眼睛,甜美的笑容,以及柔美的长髮,这不是敏华吗??这还不是最令人惊讶的......朝着她的眼光望去,在浴缸里面赫然躺着一个年过三十的男子......他,看来与寻常人无异,然而他坚毅的眼神却告诉世人,他很可能是新一代最有成就的企业家。 "Jack......" 敏华轻柔地走进浴缸,缓缓地躺在他的身旁......。

Jack是香港某一家跨国企业集团的小开,整天为了拓展业务往来于各大城之间。他与敏华已经交往三年了,却很少有机会见面。演艺圈就是这样子,女明星往往就是找了个有钱人嫁了,也不知道是嫁给人,还是要嫁给钱......

他的身材与谢灵相仿,但是两人是截然不同的类型。不像谢灵的稚气未泯,Jack不断地经历着商场上的各种挑战,卓越的判断力以及优秀的领导才能,让他几乎笃定成为该企业的接班人。俗话说,饱暖思淫慾,当人开始有了金钱之后,就会开始想利用金钱来做任何事,包括与女艺人交往,而Jack,他相中了敏华......。

又有谁知道,他们心目中的玉女歌星,在私底下是不是和在幕前一样的清纯呢??

两人在浴缸里泡了几分钟之后,终于有所动作了......。

Jack的右手轻柔地揉捏敏华的乳房,左手则将她拥在怀中。沈醉在其中的敏华一边吻着Jack,一边用手套弄着他的肉棒。就这样过了一阵子之后,敏华示意要Jack站起来,用她的舌头缓缓地舔着他的龟头,在这样的刺激之下,Jack从口中吐出了阵阵的喘息声。

远在台湾的谢灵,这时经过了一家唱片行,看着敏华从出道以来所推出的唱片,心中不禁百感交集。虽然是懋馨的台柱,他很少为其他歌手写过曲子,除了他自己的,以及----敏华的曲子。换言之,敏华所推出的唱片,也可以说是谢灵的作曲过程......。这时他的心中,莫名地对敏华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愫......。

回说敏华与Jack两人,将战场从浴缸转移到床上。两人以他们最喜欢的六九的姿势,这时的敏华已被Jack运用自如的舌头挑弄得开始不住地呻吟着,蜜穴也在潺潺流出的爱液的滋润下,显得晶亮无比,不禁让人想要品嚐一番。

然而Jack并不急于进入,他的舌头仍没有放过敏华的意思,更是变本加厉地挑弄着她的蓓蕾,弄得敏华焦急地摇摆着她的臀部,在灯光的照耀下,更显出了她的灿烂夺目。她不禁从含着阴茎的口中吐出,

"Jack......我......我不......行了......喔......快......快进来......"

这时Jack双手轻轻拨开敏华的私处,用舌头代替肉棒向内探索着,而敏华被突如其来的快感给侵蚀,整个人瘫在他的身上,连舔弄肉棒的力气都使不太出来。

就这样过了几分钟,Jack终于将肉棒朝敏华的蜜穴挺进,而敏华也熟练地配合着Jack的姿势,并用她那线条匀称的双腿夹住他的臀部,不让他轻易离开。 "嗯......Jack......我好......喜欢......嗯......" 敏华不停地抚摸着他的胸部以及背后,虽然Jack长年往来各地,却未曾中断对体格的锻鍊,经常在健身房中锻鍊着自己的体能,也因为如此,他的身材能够一直保持英挺,而且如此让女人陶醉。

Jack躺在床上,在敏华的耳畔轻轻地说道, "敏华,换妳在上面了。" 敏华妩媚地吻了Jack,跨坐在他的身上,引导着他的肉棒滑进她的阴道之中。她纯熟地摆弄着她的屁股,整个身形也随之上下摆动,飘散的长髮以及上下晃动的双峰,与她清纯玉女的形象截然不配,这时的她,几乎与蕩妇无异,只不过是个渴望性爱滋润的女人。Jack一边摆动着腰,一边抚弄着敏华粉红色的乳头,逗得敏华口中不停地娇喘着......

"嗯......Jack......我......喔......"

虽然沈醉在性爱的高潮之中,敏华还是不断地以她的表情以及喘息来挑起Jack的情慾,让他也能同样地享受到性爱的美妙......

与Jack交往的过程,敏华知道他喜欢她为他口交,知道他喜欢女上位,知道他喜欢听她的呻吟,知道他喜欢将精液射在她的嘴里,她无不投其所好,不仅是为了取悦他,同时也是一种利益的交换,用她的女色换得金钱上的利益。或许有人会瞧不起她们这样的举动,但是,这世界不就是这样??

几分钟后,Jack终于忍不住了...... "敏华,我要射出来了......" 这时他将肉棒从敏华的蜜穴之中抽了出来,敏华立刻将挺立的肉棒含入她的口中不断套弄着,让浓热的精液射在她的嘴里。她望着Jack嫣然一笑,将精液吞了下去,并且不断地舔着残留在他肉棒上的精液......她知道,明天她的银行户头又会多出一笔存款......

这时,回到家中的谢灵,正埋头写着 "最爱" 这首曲子,这时的他,只是想着远在香港的敏华......。  



--------------------------------------------------------------------------------

第三回

十月十八日,距离敏华来台的日子只剩下一天......

带着一身的疲惫回到家里,谢灵立刻倒在沙发上。他的小窝虽然不大,但是充满了温馨的感觉,雅緻的布置往往让来到他家的宾客倍感轻切。看着墙上挂着的敏华的 "弦外之音" 专辑的海报,他,似乎开始对敏华心动了......。

"现在才注意到敏华长得竟是如此令人怦然心动。假如我也能够有这幺动人的女友,那该多好......算了,想归想,人家长得这幺美,而且又有许多公子哥儿们要追求她,怎幺轮也轮不到我......"

走到了钢琴旁边,他开始想像他与敏华邂遘,相识,追求,进而情敌间的竞争,一个又一个音符正刻骨铭心地叙述着谢灵的心情。然而到了尾奏的时候,他突然却步了......

他没有勇气写下结局......。

"是该写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美满结局呢??还是被人横刀夺爱的无奈呢??还是......唉!!"

他写不下去了......。

"砰" 地一声,他把钢琴的盖子重重摔下,只留下一首未完成的曲谱散落地上......

这时远在香港的敏华,正在家中养精蓄锐,预料往后几天在台湾的行程会是十分紧凑的。

"铃......铃......" 突来的电话声打断了她。

"喂,敏华吗??我是Jack,现在在东京谈生意,妳现在过得怎幺样??"

"还好,对了,我明天要到台湾,可能过几天才能回香港。希望你这次生意能够谈得顺利。"

"对了,我有事要跟客户接洽,Bye!"

"Bye!! " 正当敏华要挂电话的时候,好像听到什幺声音......。

"Jack,快过来陪我嘛!!"

没想到在Jack在讲完电话到挂电话的的期间,竟然听到了这段女声......正当敏华满心狐疑时,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慢着!!Jack是负责香港总公司的业务的,怎幺可能会出差呢??

"不......应该是我听错了......"

为了证实是她自己听错了,她决定到Jack家去看看。没想到快要到Jack家的时候,竟然看到Jack和一位穿着入时,打扮妖豔的女子在门口拥吻,动作十分大胆。

"可恶......竟然骗我说他去东京......没想到竟然给我在香港偷腥......原来Jack竟是这样的人......"

在回程的路上,一向笑容满面的敏华,哭了......。



--------------------------------------------------------------------------------

第四回

十月十九日下午......。

谢灵,黄老闆与敏华三人在回台北的途中......。

看着敏华,谢灵继续写他的曲子,一边哼着,一边试着让自己融入那种男欢女爱的感情世界之中。问题依旧出现在尾奏......。

"敏华!!"

"喔,谢灵,有什幺事吗??"

"我现在在写一首曲子,有两种尾奏,我现在哼给妳听,看妳比较喜欢哪一种。"

他在第一种尾奏中加入代表哀戚的小调,给人一种低迴感伤的震撼。当他唱完一次之后,问道, "妳觉得这样的感觉如何??"

她点了点头,似乎觉得还不错。

"好,那我再哼第二种....。"

"谢灵,求求你,再哼第一种的给我听......"

"啊......但愿......能将我的爱......全都给妳......妳是我的最爱......" 受到歌曲中那种隐含的意境的引导,谢灵的心境更加凝重......

"敏华,妳......觉得如何??" 谢灵强颜欢笑地问道。

敏华没有回答。

"敏......" 当他继续追问道的时候,才发现到......。

在遭受昨天意外的打击的敏华,早已泣不成声......。

"谢灵啊,你又惹敏华生气了啊??"  

"黄老闆,没有啊,我......"

"谢灵,没什幺,不用担心我。只是你刚刚的曲子实在是太令人感动了,我......这首曲子真的很好......"

三个人在车上,场面有些尴尬......。

当晚和敏华以及老闆共进晚餐之后,谢灵一脸倦容地回到他的小窝。电视正播放他与敏华合唱的 "弦外之音" 。

"嗯......我跟敏华真是不搭调......"

敏华虽然也是二十五岁,全身上下却充满了一股成熟美; 相反地,谢灵看起来却像是个大学新鲜人一般,一脸稚气未脱的模样。虽然两人搭配起来尚属佳作,总是有那幺一点怪怪的感觉......。

"铃......"  

"这时候有谁会打电话来,难道是老闆??不会啊!!老闆一向知道我七点到八点不接电话的。"

虽然满心不愿意接,但是让电话声吵下去也不是办法......。

"喂! 我是谢灵,请问你是哪一位? "

"喂,谢灵,我是敏华。"

"敏华??妳有什幺事找我??"

"不喜欢我打给你吗??"

"不......不是的......"

"谢灵,我心情不好,想出去走走。你愿意陪我走一趟吗??"

"好......好啊......那我......我到饭店接妳......"

挂了电话之后, "呀呼!!" 谢灵赶紧换好衣服,骑着他的 "老二杀手" ,火速赶到敏华下榻的饭店。或许是为了方便出游,敏华上身穿着一件T恤,搭配合身的牛仔裤,将她曼妙的身材完全衬托出来。为了避免被其他人认出来,她还特地将她及腰的长髮以一顶深蓝色的棒球帽盖住,并且戴了一副平光眼镜。

"敏华,妳想到哪儿逛呢??"

"喂!!你想被人认出来啊??这样好了,你就叫我美眉,这是我的小名,除了我家人之外,你是唯一知道的,便宜你了!!"

"美眉,上车吧!!对了,妳想去哪里呢??"

"这样好了,你带我到你平常找灵感的地方吧!!"

就这样,两人就到了火车站前的某建筑物的了望台。

"哇!!风好大!!" 一到了顶楼,敏华立刻慑于迎面的强风,惊恐地躲道谢灵的怀里。

"第一次到高楼的楼顶吧!!美眉,妳知道吗??每当我来到这里,从高处看下去,我就觉得心胸好开阔!!在没有人的时候,我还会在这里唱歌,叫喊,发洩心中的不愉快。妳要不要试试??"

"弦外之音......是否扑朔迷离......" 敏华面对着谢灵,低吟着他们俩的歌......。


弦外之音是否扑朔迷离
一切的一切都无法言喻
请你全心倾听我的字字句句
希望你能了解我的心意  

不知是不是两人的心灵契合,这次他们不论在旋律,表情以及意境上的水準,都远胜过当初录音的表现......



--------------------------------------------------------------------------------

第五回

现在已经十一点了,谢灵与敏华两人刚逛完东区。途中敏华一直倚在谢灵身边,过往的人群并不知道她就是敏华,还不时地说他像某一位女歌手......

"时候不早了,该送妳回饭店了。"

"喂!!你还没带我到你住的地方看看呢!!"

"哎呀,狗窝一个,没什幺特别的啦......"

"没关係啦!!看一下下就好......"

到了谢灵的家中,首先映入敏华眼帘的,是墙上所挂的 "弦外之音" 海报。敏华不敢妄加揣测,免得会错意......。

"对了,敏华,妳先随便坐,我弄个点心给妳。"

走到钢琴旁边,敏华信手拾起散在地上的曲谱。这首曲子正是下午在车上,谢灵哼给她听的那首曲子。

曲谱上布满密密麻麻的音符以及文字,其中还包括了 "与敏华的邂遘" , "相识" , "抉择" 等桥段,而最令敏华感兴趣的是,他的 "终章" 竟有两种,而这两种结尾,也就是今天下午谢灵哼给她听的......。

"原来这整首歌是以我为背景来设计的......"

"谢灵,你可不可以唱这首曲子给我听??"

"我先声明,这首歌只完成一半......如果唱得不好,妳可不要笑我!!"

谢灵拿起曲谱,开始哼唱。到了尾声,他赫然发现,其中代表圆满结局的部份,竟然有一个桃红色的唇印。

敏华已经接纳了他......。

面对着正含情脉脉地看着他的敏华,谢灵轻轻地唱完这首曲子......。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