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学生校园  »  幸福的大家庭
幸福的大家庭
「我的梦想是成为出色的妻子,拥有世界上最幸福的大家庭!」

  那还是小时候在学校被问到关于将来的梦想,当时的我如此回答。之后时间
流逝…而现在,我终于如愿以偿的成为了我所希望的出色的妻子,建立起了自己
的家庭。

  「早上好,明美」

  「早上好,启二」

  我叫三陆明美,是个家庭主妇。刚才走进厨房的是我的丈夫三陆启二。是个
看起来很严格的丈夫,在某大学担任讲师。

  「早上好,妈妈」

  「早上好,智美,哎呀,和美还在睡觉吗?」

  「嗯,好像是那样……要我去叫醒她吗?」

  「是啊,再过一会儿就要吃早饭了,拜托你了。」

  不久长女智美把一脸困倦的次女和美叫了过来。

  「早上好~妈妈」

  「早上好~和美,快去洗脸吧」

  「好~」

  就这样,今天早上我们全家4人一起吃了早饭。早餐一结束,丈夫就準备上
班,长女和次女开始準备上学。智美坐电车去了稍微远一点的中学。那个孩子很
老实,所以不知道能不能好好和同学相处。然后和美就去了附近的小学,背着双
肩书包看起来还很困的样子,尽管如此还是与智美一起出发去学校。

  「我走了~ !」

  「路上小心!」

  「哎呀哎呀,虽然至今为止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两个孩子都健康地成长了
啊。」

  「哼哼,是啊……」

  顺便说一下,虽然我已经有了两个孩子,不过我本人才三十多岁。我和丈夫
是学生时代就结婚的。其实我们原来的关系是老师和学生,当时做梦也没想到,
我居然被看上去很顽固的老师求婚。但我还是爽快地答应了,虽然之后发生了一
些波折,不过,总体来说,婚后还是幸福的。就这样,建立了现在幸福的家庭。

  是啊,小时候的梦想顺利实现了……即使不是大家庭,但也是父母和子女四
人关系都很好的美满家庭,我已经很满足啦。

  「那幺,我们就来做第三个人吧?希望这次一定是个男生……」

  「嗯,嗯……是啊,那我们努力吧」

  唯一遗憾的是,没有生下男孩……不凑巧的是,丈夫当了大学讲师后,工作
好像非常忙,已经没有足够的体力去做爱了,即使好不容易射精,也一直没有怀
孕……

  哼,果然一切都不顺利啊。但是尽管如此还是很幸福的…如果奢望太多的话,
总有一天会遭到天谴的。

  今天一天就像往常一样,上午做打扫、洗衣服、买东西做家务。一到下午,
二女儿就从小学回来,今天好像没有和朋友一起出去玩,拿着自己的点心在自己
的房间里呆着。

  「不要光看游戏和漫画,好好学习就好了……」

  然后过了一会儿,大女儿也回来了。

  到现在为止还是和往常一样,但是然后……

  在玄关像往常一样迎接智美的我,突然发现有个男生和智美一起。

  「啊,妈妈。那个……这边的男生,是我的同学…叫做仓木君」

  「初次见面,我是仓木。」

  「你好,初次见面!」

  平常在学校也没什幺朋友的智美,邀请了陌生的男子到家!而且这个男生并
没有给我什幺好印象,虽然衣着整洁,但是总觉得有点怪怪的。而且……他和智
美是什幺关系呢?

  难道是早恋?一想到这个,我不禁有点担心。

  总之现在对丈夫还是保持沈默比较好。要是被他知道了,很难说会发生什幺。

  我一边考虑着这些担心,一边为身为客人的他準备了茶和点心。然而一回来
智美就把他带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突然在自己的房间邀请男生什幺的……还是说
他们真是那样的关系吗?

  带着心里的疑惑,我向智美的房间走去。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房间的门已
经打开了。房间里的情况也都能看见了。但是……那是在做什幺呢?

  「那幺,和美…请你仔细看着这五日元的硬币」

  「嗯,嗯……」

  啊,不知不觉和美也来了,在那个叫做仓木的男孩子面前安静的坐着。然后
……好像能看到用绳子绑着五日元硬币在不停的摇摆……

  「妈妈」

  「智美,我把茶点带来了,然后……你在干什幺?

  「阿姨,这是催眠术。」

  「催眠术?」

  这幺说来,看起来像是在电视上施加催眠术的场景呢。

  但是为什幺要做那种事?是一种游戏吗……顺便一提,我觉得催眠术是一种
很危险的东西,万一发生了什幺不好的事情……

  「实际上仓木君,建立了名为MC部的社团,在研究和催眠有关的各种各样
的事情。」

  「是吗?但是催眠术,是操纵人心的那个吧」

  「除此之外,据说还能放松人的精神,治愈心灵……我现在在做的就是这个」

  恩,从名字来看就是像芳香疗法一样的东西吗?好像说的也有道理呢。仔细
看和美好像有点发呆,真的有效果吗?

  「啊,智美的妈妈也要试试吗?」

  「诶?我也要用吗?」

  「是的,平日做家务的疲劳也可以治愈哦,对吧…和美」

  「嗯嗯,妈妈,总觉得这个很舒服很舒服呢」

  和美用力地擦了擦眼睛,微笑着说。

  嗯……确实,你的脸看起来很清爽呢。

  只是,作为智美朋友的好意,要不要呢?

  「那幺,请和和美并排坐在我前面,然后目光集中在这五元硬币上。」

  但是那个硬币慢慢地左右摇晃起来,我只好按照他说的努力盯着那个硬币。

  「那幺,放松肩膀的力量吧……你看……力量会渐渐从心底消失……」

  他温柔地慢慢地说着像咒语一样的话,渐渐地感觉到那个声音一直渗透到脑
海深处。

  「不断向我敞开心扉,就像打开门一样的感觉……我的声音能听见吗?」

  「嗯……听得见……」

  「听得见……」

  好像不知不觉睡着了,但是他的声音确实在回响……

  现在的感觉,就好像在摇晃的小船上睡着了。说实话,有时候我也不知道他
在说什幺。但是……那个低声私语的声音在心里好象也能理解。所以有时候会被
问到什幺问题,我的嘴巴也随意地回答了。

  感觉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然后……

  「已经可以了」

  「啊!啊…咦?」

  「额……嗯……结束了吗?」

  我看了看表,其实从开始到现在只过了几分钟。

  我以为已经过了几个小时了……总觉得很不可思议,但是……

  「怎幺样,心已经放松了吧?」

  「嗯,嗯……真的,总觉得心情舒畅起来了」

  确实,和被施加催眠术之前相比,头脑中一下子变得轻松了。

  这可能是他催眠术的影响吧,总觉得很舒服。

  和美也好象也完全心情舒畅了。

  然后跟他聊了一会儿,仓木就决定回去了。

  「仓木哥哥,虽然最初觉得有点害怕……但是后来却很舒服呢」

  哎呀哎呀,和美呀,好像完全喜欢上他了。

  但是我也是这样…初次见面的时候虽然觉得他有点阴沈,但是现在印象很好
…怎幺说才好呢,总之是个值得信赖的人。希望他近期还能来我家玩。

  我的愿望很快就实现了,仓木君后来也来到了我家。而且每次都给我们进行
作为放松的催眠疗法。刚开始的时候,真的给我一种很清爽的感觉呢。之后就一
直欲罢不能,当知道仓木君来了,连和美都拒绝和朋友一起去玩,留在家里一起
接受催眠,真是很不可思议…

  只是看着五元硬币在摇晃,只是听着他的低声私语,就像喝了美酒一样,心
也随之沈醉,心情舒畅,非常舒服。

  「今天好热啊。」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第二周左右的时候,他嘟囔着这样的话。

  「热吗?并没有啊……但是,嗯……啊……可能是吧,真的……总觉得好热
啊」

  被这幺一说,总觉得有点热,是啊……今天可热死了。

  「恩,好热啊……」

  和美也用手扇着风,看,汗都出来了呢。

  为什幺到现在都没有注意到这幺热的事情呢?

  「那干脆就脱衣服吧?」

  脱衣服?……是啊,天热的话就该脱衣服了,我立即按照他说的去做了。脱
下一件碍事的衣服。接着女儿们也同样脱了,于是。

  「干脆全部脱掉好了」

  「是啊是啊…太热了,脱掉吧」

  感觉还是很热,所以决定把衣服全部脱掉。

  这幺热的话,内衣也很碍事哎。

  当然啦,和美和智美也同样脱去衣服。

  很快我们便光着身子一副凉爽的样子,仓木先生则兴致勃勃地注视着我们。

  「阿姨的皮肤真好呢……身材也不错啊」

  「哎呀,好高兴啊,虽然是恭维话但也很开心。」

  「不不,不是恭维……因为您有这幺漂亮的粉红色肉穴啊」

  仓木的眼睛突然看向我的胯股之间,凝视着我的小穴,好害羞!但是……我
却没想过遮挡。

  因为被表扬了,所以遮挡是很失礼的事吧?

  然后他将视线转向和美。

  「和美的小穴,还真是光滑呢。」

  「呵呵?什幺是小穴?」

  哎呀,是吗……和美不知道称呼胯股之间的地方叫小穴吗?

  没办法啊,她还是个孩子……性教育什幺的还太早了。

  「阿姨,一定要準确地回答孩子的问题哦」

  「诶?啊……是啊,作为父母是理所当然的,和美看这里啊……你看,胯股
之间就是小穴……」

  正如他所建议的那样,我教了和美关于小穴的知识…和美一副不可思议的表
情。

  但是总算是理解了,和美开始与我和智美比较着那个地方。

  「妈妈和姐姐的小穴有很多毛呢!」

  啊哈哈,连智美的小穴也长毛啦,感觉智美已经长大了呢。

  这时,仓木指着和美像小缝一样的阴部询问和美。

  「餵,你知道吗,玩弄这里会怎幺样呢?」

  「嗯……不,不知道……姐姐知道吗?

  「啊!那就是那个……」

  智美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而且脸也开始变红,当然我也知道那是怎幺回
事,可是一旦要说出来,我也感到非常害羞。而且……和美还太小了。

  但是仓木代替了我们回答:「玩弄那里很舒服呢,是吗?……妈妈?」

  「是吗?」

  这次轮到我说话了,我不要…我必须回答那样的事情吗?

  太不好意思了……但是要好好回答被女儿问到的事情啊,这时常识。

  「是啊……好舒服呢,触摸这里玩弄的话……」

  「那幺,请让我看着你做个示範吧。」

  感觉心跳一下子加速了,血液也开始沸腾了……我的羞耻心已经达到了顶点。

  但是……作为母亲,忍耐一下,教给女儿们正确的方法是理所当然的。

  「知道了」

  虽然害羞得不得了,但我还是伸手去摸自己的阴部。

  与年轻的女孩不同,我的阴部被浓密的阴毛覆盖,是个成熟的大人的肉穴呢
……

  「恩啊!这样……餵,餵!啊哈」

  「妈妈!哇……」

  「妈妈的手指会鉆进尿尿的洞里吗?」

  「和美……那个不对,尿尿的洞在这边…看得见吗?

  为了不让错误的知识误导女儿,我用手指尖将闭着的阴唇扒开,然后展示给
女儿看。

  「你看这里……这个才是尿尿的地方」

  「真的啊……但是总觉得下边的洞口也湿了,你看,有什幺东西出来了」

  「啊,那是……啊!」

  不行不行,虽然是在教育女儿们的过程中,但是因为玩弄着这个敏感的地方,
所以还是有感觉了。

  里面好像分泌了很多爱液!!

  「莫非是妈妈……你在漏尿吗!?」

  「不是啊,和美,那不是尿啊」

  「恩…这个呢,是另一种叫做爱液的液体……啊!

  爱液不断地溢出,真的像和美说着一样,像漏尿一样地流出来!

  啊…停不下来……啊!

  因为手指深深地插入阴道里搅拌着,手淫的快感激烈地沖击着我!

  「好厉害……怎幺会变成这样」

  「这样把手指伸进去吗?哇……爱液出现了……」

  两个女儿们一直在盯着我看,看着作为母亲的我彻底改变的样子。

  怎幺样……明白吗?这就是自慰啊,是让人心情舒畅的事情呢。

  「嘿嘿,和美也湿了啊」

  「呀!」

  突然,和美那甜蜜的呻吟声也响了起来,这应该是……仓木君。因为偷偷地
用手指抚摸了和美的阴部。

  「啊,哥哥…不要碰那里……啊!!」

  「和美……」

  「那幺,智美你自己来玩弄自己吧,就像眼前的妈妈一样。」

  「嗯,嗯……啊……」

  接下来,智美就照他说的那样,用自己的手玩弄着自己。

  本来智美应该是到了自慰的年纪,看上去已经习惯了手淫。

  尽管如此,身为父母的我,也从没有看过女儿自慰的样子。这还是第一次看
到呢。用自己的双手玩弄小穴得到快乐的样子……真是淫靡的景象啊。

  然后另一个女儿和美……明明还只是上小学的年纪,可是现在仓木君的手指
就这样进入了那个年幼的小穴。

  「呵呵!啊……哥哥,我感觉有点奇怪!!」

  「嘿嘿……」感觉到了吗?请坦率地说出来啊」

  「啊…总觉得有些奇怪……麻麻的……轻飘飘啊!啊…好奇怪啊~ !!」

  进入裂缝中的仓木的指尖,在和美幼小的性器官中摩擦着。

  明明还未成熟,和美却已经感受到了性的快感,虽然她自己还感到困惑。

  「觉得身体好奇怪……啊!啊…但是……啊!!」

  「怎幺样?玩弄这里的感觉……你看,我再多给你点刺激」

  「哎呀……!!」

  颤抖着,本应是幼小的女体,却沈醉在性的快乐中,看起来也是异常的淫靡
呢。

  啊,讨厌…我感觉到了…临近高潮的快感明明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就
这样去吧!高潮了!!

  「啊…已经、已经……」

  「餵……妈妈,你要去哪里啊?……」

  「不是啊,和美,妈妈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啊…马上就知道了,你看…啊!!」

  「那幺大家一起去吧?和美是第一次经历吧…啊……」

  「哎呀!啊…哥哥……又来了!啊…身体变得奇怪,我…啊啊!!!」

  也许是手指加速了动作,和美的身体突然加速痉挛。

  接下来智美也是……然后我也是!

  哈哈……一起高潮吧!母女聚集一堂……哈哈……

  「啊———————————!!!」!

  眼前一片雪白,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了……

  「这个就是自慰,能让心情变得很好哦,明白了吗?」

  「恩……明白了」

  就这样,今天的他的催眠疗法,也给我们带来了比以往更加清爽舒畅的心情。

  然后第二天早上…

  「啊…好困啊……」

  「(打哈欠)……早上好,爸爸妈妈」

  「什幺呀,今天两个人好像都睡着了?」

  「嗯……有点熬夜了……」

  「不行啊!不好好睡的话!!」

  虽然被严厉的丈夫斥责了,但是女儿们看起来并没有听进去。

  虽然启二先生认为是因为贪玩而熬夜了,但是我知道并不是那幺回事。

  我热衷于昨天的快感,甚至削减了睡眠时间来複习手淫。

  你看,现在也是……在被丈夫批评的同时,在桌子下面,那两人的手大概在
不知不觉中伸向大腿,然后轻轻地抚弄着……

  「你们在听吗?智美和美!」

  「是、是!正在听……嗯」

  「嗯,爸爸……啊……」

  已经完全沈迷于其中了……这样说的话,其实我也是一边做早饭,一边偷偷
地……趁着空隙在自慰,啊,阴部好舒服……。

  就这样,我迷恋上了自慰。

  「恩,因为心情很好……」

  「我也是。」

  今天仓木君又来我家了,听到成果后,他露出了满足的表情。

  「这样啊……很好呢,今天我也会告诉你们新的方法哦」

  「诶?」

  仓木同学从学生包里拿出了什幺,那个是小袋子…从那里再拿出了什幺!

  「…那是什幺玩具?

  「嘿嘿,这是叫做跳蛋的工具,你看,智美会给你看如何使用的。」

  对哦,那是成人的玩具…虽然是第一次看到实物,我只听说过他的存在,啊,
心脏都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

  「…啊,嗯……好的」

  难怪智美回家后,总觉得有些恍惚……那个原因现在终于明白了,当我卷起
智美学校制服的裙子时。

  「啊,啊!!这是什幺……这是……」

  「哦,姐姐!哇…!?」

  刚才仓木君带的那个道具,已经安装在智美的阴部了。用胶带固定的小蛋一
样的玩具,在女儿敏感的小穴嗡嗡振动着。

  难道智美一直都戴着吗…好厉害啊。

  「那幺,两个人都戴上看看吧…」

  「是,是吗?嗯……知道了」

  和美和我战战兢兢地接了过来的,啊…虽然听说过,但是摸实物还是第一次,
当然使用也是……

  「对了对了,再给你妈妈一个礼物吧。」

  「诶?」

  「啊~!只有妈妈有好狡猾~ !!」

  「嘿嘿,总有一天会给和美和智美酱的……不用担心」

  当我收到另一个袋子的时候,我的心脏又开始加速跳动了。

  可是……这是……

  之后的我们,完全沈浸在仓木君给予我们的好心情中了。

  第二天,早上一家人团聚的早餐时间。

  「嗯?什幺啊,今天两个人脸都红了?」

  「是,是吗?那种事……嗯」

  「恩……是不是有点发烧?」

  丈夫启二对眼前的女儿们有些不自然的样子有些在意。

  恩,起来之后,总觉得喘不上气来……而且皮肤也变红了。

  因为身体一副扑哧扑哧不安定的样子。

  「是不是感冒了……嗯?连妈妈的脸色也有点红啊」

  「是,是吗?」

  「啊,而且好像做早餐比平时久了一点。」

  啊……真糟糕,明明当时已经很努力了,但是今天的早餐确实不能像往常一
样做啊。

  因为……我受到了比女儿们更强烈的刺激。

  为了不让振动棒从阴道里脱落,不得不夹紧阴道……维持这个状态好不容易
啊。

  「对不起,我们可能感冒了……一会儿吃药」

  「这样啊,好吧,赶紧治疗啊。」

  「嗯……啊,对了,你今天不应该早点出门吗?」

  「是啊,没办法,对不起,我先吃早饭了,不过你们三个人啊要好好吃才能
摄取营养」

  老公先吃了準备好的烤面包,然后喝了咖啡。

  「我去準备上班了」

  在老公离开这个地方之后。

  「恩!啊…!!」

  要疯了!啊!!

  我站在客厅的地板上,湿透了的跳蛋掉在地上。

  那个振动棒在地板上也一直振动着…

  直到刚才我的小穴里一直插着这个东西。

  这个一直振动的下流道具……一直插进我的阴道内。

  而且还感觉到,另外一个振动棒刺激着我的肛门。

  那地方也一样……正如昨天仓木君说的那样,除了睡觉以外,都要佩戴他準
备的玩具。

  所以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在快乐地发情…

  「嗯……在启二回来之前,必须重新开始……嗯!」

  嘟嘟!!

  发出猥亵的水声,巨大的振动棒进入我的阴道。

  「妈妈……感觉很舒服……」

  「真好啊……啊……嗯!」

  希望这两个女儿不要被别人发现了,要不然就太丢脸了。

  为了不让丈夫知道,不得不辛苦的忍耐。

  女儿们也一样,都必须带着那个振动棒去学校。

  但是……那个惊险刺激感说不定也很好呢。

  啊……我也要去外面买东西来着。

  「啊!嗯……两个大腿一直在频繁擦拭」

  「啊…嗯,不可以漏出去。」

  因为一直做着这样的事,爱液溢出来是当然的。怎幺擦也擦不完…看来今天
要买很多纸巾了。

  「很好,你们都好好按照我说的度过了一天,嘿嘿……」

  「嗯……在学校忍耐是很辛苦的」

  「已经……在外面泄了好几次呢」

  「智美在上课的时候也泄过好多次呢,好羞耻。」

  「呀,讨厌……」

  今天仓木也来家里拜访,然后按照他的要求使用了礼物,他好像很满意。

  「那幺,今天再告诉你们其他的乐趣吧。」

  啊……心里一下子情绪高涨了起来,今天能告诉我什幺好的事情呢。

  我的心脏已经在剧烈地跳动了,当然女儿们也一样。

  「是啊……你们知道接吻的方法吗?」

  「嗯……就是嘴唇重叠在一起吧?」

  「恩,是啊……」

  接吻啊,就是用嘴唇相互接触嘛。

  「但是如果只是互相接触的话那就是孩子的吻,大人的吻不是这样的,不只
是把嘴唇重叠在一起而已哦,明美小姐」

  「诶,诶……」

  女儿们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然后他向我逼近…

  「那幺,就教给女儿们真正的亲吻吧,让女儿们看看你做的示範吧。」

  「好啊,必须要好好教育女儿呢……」

  他用手抓住我的下巴,迅速地把脸靠过来……啊,呜…

  「嗯……啾啾!」

  「!哇……嘴巴那幺地……」

  「把舌头伸进去,然后贴上去!?」

  唾液充分地包裹住舌头之后,再互相把舌头缠绕起来,柔软的舌头们互相接
触,唾液也混在一起。

  我正在接吻…和仓木君激烈的吻,女儿们在旁边看着,这次仓木君将舌头深
深地伸进我的嘴里……在舔我的牙齿。

  舌尖爬到牙龈的背面,我用嘴感觉到他……呜……

  「嗯……怎幺样,和我接吻很舒服吧?」

  「嗯……哎……好棒啊」

  「…至今为止最棒的」

  「…嗯,和仓木君的吻……从出生到现在感觉是最棒的」

  比和丈夫接吻好多了。

  在人生中…原以为那次婚礼是最棒的,但排名好像变了。

  「嗯,最后,你要吞下嘴里积存的唾液,你明白了吗?

  「嗯,嗯……明白了」

  「这就是接吻了……你们可能是第一次知道」

  智美和和美一边感到兴奋一边害羞,但又忍不住看着。

  不久二人的视线慢慢地互相对视。

  「那幺,那幺…你们两个人也试试看吧,毕竟是姐妹嘛」

  「嗯……和美」

  「嗯……姐姐」

  智美和和美互相面对着,脸慢慢的靠近,然后互相接触…那小小的嘴唇。

  「嗯……嗯……」

  「恩…姐姐……嗯……!」

  姐妹俩互相缠着舌头,一开始总是有些拘束,但是渐渐地开始大胆起来,很
快我就听到了混合唾液的声音。

  「…那幺,这次和美和我,智美小姐和明美小姐」

  「知道了,哥哥……嗯……」

  「啊,妈妈……嗯!!」

  接着,仓木用大舌头将和美幼小的舌头缠绕起来,啊…好像从一开始就很激
烈的样子!

  和美吓了一跳,一下子露出恍惚的表情。

  而智美也热心地将自己的舌头缠绕在我的舌头上……

  就这样,我们继续亲吻着,直到嘴里充满了四人的唾液……

  最后,光是接吻就变得很兴奋,仿佛做了很激烈的事情。

  「诶~ 和美,已经来月经了啊,好快啊。」

  「嗯……在不知不觉就有了初潮呢」

  「对了对了对了,晚上吃红豆饭吧~ 」

  不久接吻表演结束后,我们围着仓木一起閑聊,顺便说一下,全员裸体,我
和女儿们都插着振动棒和跳蛋的状态。

  因为仓木想看看使用效果……啊,好舒服啊。

  就这样被他的视线看着,就觉得好舒服!

  「哎呀,和美确实是来月经了啊……」

  「嗯,嗯……这个年龄好像早了点啊」

  「恩……果然很早啊」

  就这样将和美的年龄也告诉了仓木君。

  最近的孩子成长很快哦。

  话说我也是在很早的时候就迎来初潮的……果然是遗传吗?

  「…嗯,好想被哥哥碰触,有点不好意思……」

  讨厌……和美居然独占了仓木,只让自己心情变好,真是狡猾啊。

  啊,智美也坐在他的旁边,把身体靠在他的身上。

  「哇……嘿嘿,连智美都想被玩弄啊」

  「嗯……也摸摸我嘛,请给我快乐」

  「好啊,对了……明美小姐,请伸开腿坐在我前面……如果可以的话,我也
来玩弄你吧」

  「真的!嗯……拜托了」

  「啊!啊~!!心情真舒畅……再把振动棒用力推进去!!」

  「妈妈好厉害……嗯!!」

  「呵呵,大家都很性感呢……在临近高潮的时候尿出来也没关系哦」

  「嗯……嗯!啊啊!!!」

  「啊…妈妈,尿尿了……啊……我也是!!」

  「哇,我也已经…啊……不行,要出来了!!」

  沙啊啊————!!

  因为仓木君说了那样的话,所以我们整齐地一边高潮,一边小便了!

  啊…讨厌,被他看到自己在排泄,真丢脸……但是却激动不已,那是我们母
女一起感受到的新奇的感觉呢。

  「已经习惯了身体状况了啊……差不多应该可以了吧?

  忽然他嘟哝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

  今天仓木君又来我家了。

  顺便一提,最近一看到他我就激动起来。

  和美也直接从学校返回,就像预习功课一样地闷在房间手淫。

  嘛,我也是……门铃一响,我就赶紧跑去迎接!

  为了招待每天给予我喜悦的男性……

  「今天,终于要正式演出了吧?」

  「正式演出?」

  「对了,你知道性交吗,明美小姐」

  咚咚!!心脏一下子跳了起来,因为性交…那个吧?

  「是的,我知道……性交是很舒服的事情」

  「妈妈,真狡猾!居然一个人知道那种事!」

  不,不仅仅是我,智美也应该知道啊。

  即使没有经验,但也应该知道吧。

  「但是那只能和喜欢的人做吧……」

  「那,和我在一起就好了吧?你不喜欢我吗?」

  「嗯……是呢……」

  「我…喜欢仓木君……」

  「我也很喜欢仓木哥哥哦」

  「…明美小姐呢?

  「喜欢…」

  「那就OK了吧……来做爱吧」

  是啊……为什幺要拒绝呢?他是我喜欢的男人。

  就算不帅气也是可以的。

  仓木君是个做爱的好对象哦,呵呵……啊我觉得下面已经湿了!

  「好的,请进……」

  「嘿嘿,那幺…首先请有经验的明美小姐给我们做榜样吧」

  「嗯,知道了……」

  我像往常一样脱了衣服,露出了姣好的身材。

  一边靠近他一边摩擦着阴部,恩,已经很湿了呢!

  「你们看……妈妈给你们示範」

  仓木君微微一笑,然后脱下了裤子。

  啊,要把阴茎拿出来了……嗯,仓木君的阴茎又硬又大。

  顺便说一句,除了丈夫以外,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别人的阴茎……紧张得心跳
加速!

  在主卧室……

  「啊!嗯……啊……」

  「哇……鸡鸡进到妈妈的里面去了!!」

  嗯!啊……厉害,整个阴道都感到痉挛!!

  啊…年轻的阴茎,激烈的,深深地扎进我的阴道!!

  「嘿嘿,明美小姐的阴道……真是好紧啊」

  「啊,我也是……,好舒服!!啊!!」

  「这样啊,恩!那是……这是至今为止的性爱中最棒的一次」

  「嗯……啊!」

  「呜!啊啊!!!」

  怎幺回事?阴茎又变大了!?

  啊…好厉害啊,这样的感觉真是太棒了…比启二更好!!

  「是,啊!!……比丈夫还要好!!」

  我沈醉于一瞬间的快乐。

  感受着仓木君的肉棒的动作,被强烈的快感俘虏了!!

  「这,这就是性爱吗……妈妈,变成那样了」

  「嗯……啊……我也变得热了好像……」

  啊…看着我和仓木君做爱,女儿们好像也完全处于兴奋的状态。

  不行……都已经是做母亲的人了,不能让别人看到,明明只是做爱怎幺会变
成这样……你们不要看啊!

  什幺回事?我好像又变得更加敏感了。

  「呜…差不多该射了吧?」

  他一次又一次地挺动着腰,将大大的肉棒插入我的体内。

  我已经被多少次被推上了高潮,已经快要被快感淹没了!

  只是做爱不会永远的持续下去…是啊,作为最高潮的射精时刻就要来了。

  「啊…要不要射在阴道内……」

  「你在说什幺?不好好射精的话,就不叫做爱了。」

  「嗯?…我在说什幺呢?」

  心底突然又冒出了奇怪的感觉,算啦,就这样先射精吧,于是…

  「呜!!」

  咕嘟咕嘟!!!

  「啊—————!!热热的……精液进来了!!!」

  啊…被阴道射精了…仓木君年轻的精液注入了我的体内啊…这种感觉好久没
见了,嗯!肚子好热……

  射精过后,我无力地躺在床上,享受着做爱后的余韵……

  看着我们的女儿,忽然视线好热啊……

  「哈哈……怎幺样?看明白了吗……这就是性爱哟」

  「嗯,嗯……」

  「总觉得……」

  两个人都在用手指玩弄着胯下,看起来很淫糜呢……

  虽然还是年幼的女孩,但毕竟是女性啊……身体的本能被刺激了吗。

  「呼……那幺,接下来就从和美开始吧」

  「啊,我!?嗯,嗯……」

  他从我身上拔掉阴茎,把它转向和美。

  啊,阴茎还那幺硬……而且前端也沾满了精液和我的爱液。

  「好像有白色的液体啊……」

  「所谓性交,就是让这些东西在阴道里面充分地射出来啊。」

  「这样啊……啊,从妈妈的阴道流出来了…」

  从被扩大的我的阴道口中,他射进去的精液溢出来了。

  量真大……这还只是溢出来的部分,阴道里面更是…

  然后这次是把阴茎插入和美幼小的性器中。

  智美用羡慕的视线凝视着先体验的妹妹。

  「来吧,自己把阴道扒开放松下半身的力量。」

  「嗯……啊!啊……」

  ……咕嘟咕嘟……

  然后终于和美也被插入了……年幼的性器被粗大的阴茎撑开,阴道被扩张成
阴茎下流的形状!!

  刚才还在我里面抽插的现在轮到我女儿了……

  「哈……呜!不愧是小孩子的阴道好厉害啊~ 但是,诶!!」

  「呜!!啊…好痛!!啊……总觉得好痛啊!!哥哥!!!」

  突然感到疼痛的和美大哭起来,这样啊…还是第一次呢,还残留着处女膜所
以疼是理所当然的吧。

  只是因为剧痛,可爱的脸都扭曲了……

  「没关系,渐渐平息吧……疼痛消失吧,你只感觉到快感……」

  「哈哈……真的吗?哼!啊……」

  但是和美歪曲了的表情随着他的私语一起,竟然真的慢慢地缓和了。

  取而代之的是,甜美的喘息声从和美的口中流露出来。

  「啊啊啊啊!!!」啊…真的,越来越好了……嗯!」

  那个性器连接的地方因为破瓜而出血了。

  但是不可思议的是,和美好像并不在乎……

  「哥哥……啊……」

  「呵呵,怎幺样做爱是不是最好呢?」

  「嗯……好啊!这是第一次呢!啊…妈妈,姐姐,真的很舒服呢!!」

  「真好啊……和美」

  「呼!嗯……等不及的话智美也来帮忙吧?希望你舔舐这连接着的地方」

  「喵!!啊……」

  仓木用手抱起和美的身体,看到了两人性器很好地相交的地方。

  啊…依靠身体的重量,阴茎更深地插入着。

  「!?这里……」

  「是啊,真希望你能舔这里啊……」

  「嗯,知道了……」

  智美点了点头,脸朝着性器连接的地方逼近,然后伸出舌头。

  「喵!啊…姐姐!!啊!!」

  「啊,做得很好,智美!!」

  智美本来就是个爱干凈、一丝不茍的孩子,只见她仔细的用舌尖擦去血和汙
垢。

  当然也包括爱液……而且好像给双方带来了另外的刺激。

  「呜!嗯……差不多了吧」

  「啊…啊啊!!什幺……」

  「我射出来了……在初次做爱的阴道内射精感觉真好啊!」

  「呵呵!!啊!啊啊啊啊啊———!!」

  !!咕嘟咕嘟!!

  那一瞬间,和美颤抖着小小的身体,大大的眼睛和嘴巴都张开,大概对被初
次内射的感觉感到惊愕。

  「啊!!热热的……肚子好热啊…好烫啊!!!」

  「嗯!!啊啊啊啊!!」

  而且智美也惊讶于眼前飞沫四溅。

  和美在被射精的同时好像高潮了。

  因此被注入了的精液和溢出的爱液,溅到了智美的脸上。

  「啊…对不起,姐姐…啊……」

  「恩~ 啊,没事的,和美」

  仓木君从还在痉挛的身体中取出自己的阴茎,和美的年幼的性器已经张开了
很大的口,并且从里面溢出了白浊的粘液。

  「那幺……下一个是智美,让你久等了」

  「嗯,嗯……那个,拜托了」

  最后轮到的是智美,虽然脸上挂着精液和爱液,但是知道轮到自己了,还是
很高兴地扒开了自己的阴道。

  喔,仓木君的下面还是很精神嘛,就连我们家智美的处女都被他亲手接受了。
呵呵,这样的话女儿们也加入大人的队伍了……嗯,今晚煮红豆饭庆祝吧。

  从这一天开始,仓木君和我们母女们,几乎每天都在我家享受性生活。一开
始女儿们对做爱还不是很熟练,不过,第一次性爱之后数日一直不停的做爱,已
经渐渐开始习惯了,直到现在,女儿们已经完全沈溺于肉欲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可以进行更大胆更淫乱的行为了。

  当然我也是……好久没把身体欲火发泄掉了。

  「哥哥的肉棒……好吃……」

  「好舒服,嗯……」

  「呵呵,两个人的口交都变好了呢」

  「恩啊!!嘿嘿……真舒服」

  「嗯……嗯……」

  仓木君来我家已经一个月了,我们三个人一起把脸埋在他的胯股之间。

  今天也在用嘴舔仓木君的肉棒…这个待会要带给我们无上快乐的肉棒。

  呼呼……这样就能每天都心情舒畅的活着了。

  如果仓木君有事一天也不来我家的话,我们就会变得非常的欲求不满,非常
难过。

  这种时候只有我们互相安慰……但是还是不够。

  所以我要带着满满的爱意去服务,这个阴囊也要小心翼翼的舔哦…

  虽然有时会感到臭味,但习惯之后也是可以忍耐的……特别是用舌头舔了肛
门后。

  「餵,今天请和和美做爱~ 」

  「仓木君……那个,我也是……」

  「姐姐在学校已经和仓木哥哥做过了吧!今天也是满身精子的气味儿回来的」

  「呜呜!虽然如此……但是~」

  「你们两个,让妈妈也来做爱吧。」

  我们争先恐后地想要和仓木君做爱,为了能多一点拥有快感而拼命。

  而仓木君则带着笑容满足地俯视着我们的样子……

  「好了好了,大家要好好相处……今天也会为大家播种的」

  「嗯,嗯……多谢」

  「嘿嘿……和美,最喜欢哥哥的种子~ !!」

  这幺说来,和美最近喜欢把精子,叫做种子。

  嘛,这种小事……只要心情舒畅,怎样都好。

  「这幺说来,你已经习惯了吗?还有一个洞呢。」

  「恩,当然……大家一起来看看吧,放松下半身哦」

  「啊~ 妈妈……仓木君……」

  我们一起暂时离开胯下,撅着屁股伸向他的眼前。

  那是为了让仓木君看到那个地方……插着振动棒扩张的肛门。

  「哈哈……哥哥,和美的屁股……被扩大了呢~ 」

  「真的,这边也充满了色情的爱液呢……我感受到了」

  「哈,是的……这边也很舒服啊!」

  「那幺,今天就把小鸡鸡放在这里吧,我要大家把后面的处女给我。」

  「喵!好高兴……啊啊!!!」

  然后今天也…仓木君又教会了我们新的喜悦。

  仓木君回去后,丈夫在家的时候,我们也穿着衣服过着普通的日常生活。

  我们三个人洗澡,打扫房间,除臭,把他的精子味都清除了。然后装作什幺
都没发生……虽然有时候也会趁隙自慰。

  然后那天晚饭的时间,启二问智美。

  「智美……你最近心情真好,有什幺好事吗?」

  「啊!嗯,嗯……嘛,总之,各种各样的好事啦」

  「这样啊,不过看你们恢複健康我就放心了。」

  他好像担心我们还在发烧,虽然对女儿对他保密的事感到不开心,但老公还
是放心了。

  当然啦,就算是现在,股间的2个洞也戴着振动棒和跳蛋。

  但是身体已经完全适应了,表面上和平时一样的生活着。一旦在没有人的地
方,就会更加激烈地贪图快感。

  不久丈夫离开了座位,大概是去厕所了,和美一边坐立不安,一边像平时一
样的询问姐姐。

  「智美姐姐,仓木哥哥明天也会来吗?」

  「听说他最近没什幺事,应该会来吧」

  仓木君最近每天都来玩,我已经等不及了,就在和美询问智美的时候,不巧
声音被老公听到了……

  「餵,那个仓木是谁啊?」

  「嗯…啊…是姐姐的男朋友哦」

  「哦!」

  「啊,和美!!」

  「啊?」

  我以为老公刚刚去上厕所,其实只是去拿报纸而已。

  终于被丈夫知道了,仓木君的存在!

  老公是个很严格的人,对女儿也很溺爱,因此在交往男性这件事上,老公彻
底地追问了智美。

  啊……当然了,享受愉快这件事情当然是秘密了。

  最后决定,下一个星期天…丈夫希望和他见面。

  「对不起,仓木君,我丈夫无论如何都想和仓木君谈谈。」

  「可以啊,我是说……能帮我把这个粉末放到你丈夫喝的茶里吗?」

  「诶?…嗯,我知道了」

  我毫无疑问地从他手中接过那个装着粉末的袋子。

                周末

  我端着茶走进房间。房间里已经传来大声的说话声,丈夫似乎想把他从女儿
身上拉开,嘴里不停的说一切都不合适。

  呜……这样下去的话,他可能不会再来我家了……

  智美和和美好像都很担心,在各自的房间里祈祷着。

  我不知道那个祈祷有没有效果,在我把那个茶端进房间之后一会儿,突然丈
夫和他所在的房间里,一直持续着大吵大闹的丈夫的声音消失了。正在我想进去
询问的时候…哗啦一声房间的门开了,我丈夫有点摇摇晃晃地走出来了。

  刚才那幺大声的叫喊,是体力真的用尽了吗?

  总而言之,我很担心事情的进展,我急忙跟丈夫打招呼,丈夫的回答却很意
外!

  「哎呀……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男人,如果是他的话我也就放心了」

  「诶…是吗,那幺!」

  「啊,原谅我吧,让他在喜欢的时候来就行了,然后像在自己的家一样放松
就好了。」

  「呵呵,很开心,智美、和美都很开心呢。」

  「这样啊,那…我在自己的房间先休息一会儿,头有点疼」

  我简直无法相信,就这样解决了?

  不过这样一来仓木君就可以随时来我家了。

  对这份喜悦,我要坦率地表示感谢……啊,真是太好了。

  接着……仓木君出来了。

  「啊,好累啊」

  「呵呵,不过仓木君也是我家的一员呢……简直就像我们儿子一样」

  「很高兴听你这幺说,不过你丈夫怎幺了?」

  「好像是因为头疼才睡觉的。」

  「这样啊…为了在短时间内给出深刻的暗示,我用了一些强硬的手端」

  「?」

  他小声嘟囔着什幺……总觉得他好像在微笑着。

  果然他也很开心呢,他在用手摩擦我的屁股。

  「啊!仓木君……」

  「那幺,大家一起庆祝我成为家人吧……今天时间也很充足呢」

  「嗯……是的,那个…可以先和我做吗?」

  「嗯,对了……虽然今天还不行,但是这个星期天我们再叫一个人做嘉宾吧」

  「客人?」

  「嗯……是的!!」

  就这样,因为不用在意丈夫,仓木君来我家的次数增加了。

  有时候也会留宿,当然那个时候我们的心情就会变得很好。

  丈夫也不说什幺,有时他们俩甚至好像关系很好地在说话。

  然后,下一个星期天…仓木君按照上次说的叫来了客人!

  那是……是丈夫启二先生。

  「怎幺样?爸爸,自己爱女们的舌头感觉怎幺样?」

  「噢噢噢!很好啊~ 看起来她们相当擅长呢!」

  「嘿嘿……因为和哥哥练习很多次了」

  「嗯……爸爸在看吗?」

  被女儿们口交着的看起来很满足的启二先生,对孩子们已经成长到这个地步
感到很吃惊。

  「啊…你看,仓木君的肉棒就这样进入我的体内了~ !!」

  「哦!!」好厉害啊…怎幺能进这种地方啊!」

  「是啊……啊!……啊,是仓木君教我的!!啊!!」

  然后我跟仓木君肛交了。

  仓木君激烈的插着我的肛门……总觉得比平时更有感觉~!!

  「接吻也……」哼,变得激烈了哦~啊,看啊!!」

  仓木君让老公看着他用力地和我缠绕舌头深吻,我的兴奋之情达到了极点。

  启二先生的肉棒也在变大变硬。

  嗯……不过跟仓木君比起来确实要小很多……

  「哈哈……明美小姐的肛门好舒服啊,爸爸也试试看吧?」

  「哦,可以吗?」

  「嗯,当然啦……请慢慢享受」

  「不要!啊…啊哈啊!!!」

  仓木君的阴茎拔了出来,丈夫的阴茎从肛门插入。

  虽然小但还是被肛门包紧!

  「呜呜!!这是……」

  「怎幺样,明美小姐的肛门……不错吧?

  「啊,真的…好厉害!」

  听到丈夫感叹的呻吟声,感觉到了……我的肛门被插入了!

  「如果你喜欢的话,爸爸你就负责后面吧,我可以用前面。」

  「是吗?不好意思啊~ 把这幺好的地方让给我」

  「恩,没事啦,之前我已经用过了」

  「啊…那我只用肛门,这幺好!呜哇!!」

  「那幺……我也开始了」

  「啊!!仓木君……快插进我的小穴!!啊哈啊!!!」

  咕嘟咕嘟!!!

  发出猥亵的插入音,这次仓木君的阴茎插入了我的阴道!

  啊…后面有老公的,前面是仓木君……好舒服!!

  啊…沖到里面去了,仓木君的阴茎插进子宫了!

  然后……被……精子……射进去了!!

  咕嘟咕嘟!!咕嘟咕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激烈的……快乐的海啸袭来,身体深处仿佛被一股热流沖击。

  名为射精的海啸……啊,不仅仅是子宫内,连肠子也感觉到了,丈夫也射精
了。

  「呼…好厉害,好久没有这幺畅快了」

  「啊,启二先生……看这边,仓木君的精液好多啊」

  「哦!这是很大的量……因为仓木君很年轻呢」

  「不不,因为明美的身体是最棒的……当然你女儿的也很棒」

  「哥哥!这次要给我肉棒~ !!」

  哈哈……一知道我和仓木君的性爱已经结束了,姐妹中断互相安慰,像飞一
样地催促着仓木君。

  就这样,可是我也希望有第二次呢……

  「今天也给你们公平地播种,不用着急,不过爸爸以后也要更加努力工作了」

  「嗯?为什幺呢?

  「因为……像这样播种,增加家庭成员也只是时间问题吧?」

  「恩……是啊,哈哈!确实是!!作为一家的顶梁柱从明天开始必须努力!」

  启二,强烈的期待着我们家人的增加呢。

  呼呼……但是这样真的好吗?嗯…没关系的,我望着从自己张开的小穴中不
断溢出的浓厚而黏糊的种子,预感到了新的家族成员的诞生。

  这幺说来……这个月的月经还没来吗?

  在那之后几个月后,我在我家的厨房準备了早餐。

  準备上班的丈夫也来了。

  「哎呀,差不多要出发了吗?」

  「恩,今天一大早就要开始工作,对了,今晚好像要通宵不回来了。」

  「又来了?已经第几次了?……最近工作量很多,这样会搞坏身体的」

  丈夫从数月前开始增加了工作量,不过,最近变得更加变本加厉了。

  星期天也上班,平时也不怎幺休息,努力地工作。

  即使偶尔回家,也没剩下多少体力去做爱。

  「哈哈,也不能这幺说……不管怎幺说,是为了这个家嘛……」

  「啊…这幺说来也是」

  我丈夫的手摸着我的的肚子。

  现在我的腹部已经明显地膨胀起来。

  是的……就在我的肚子里,这个新的家族成员成长着。

  「呵呵,这次要是个男孩子就好了。」

  自己也抚摸着即将临盆的腹部,啊…听到胎动了,里面的小宝宝精神饱满地
乱动着。

  「没事吧,不管怎幺说这次有三个人要生呢。」

               嘎吱嘎吱

  「早上好~ 妈妈!!」

  「早上好爸爸」

  于是,像我一样摇晃着鼓起的肚子,女儿们睡眼朦胧地走了进来。

  是的……其实和美和智美,在肚子里也寄宿了小生命呢。

  虽然身体还很小,但是已经完全变成孕妇的样子了。

  「那幺,我走了…呵呵,我真是个幸福的人呢,因为这样互相爱着的家人又
要增加了」

  「是啊……呵呵,全部…多亏了他」

  「是啊,多亏了他我们才能找到了保守秘密的妇产医院。」

  老公留下这句话就去上班了,顺便说下,女儿们在正经的医院不能分娩。

  仓木君帮我们找了那合适的医生。

  「但是这样的话……呵呵,这个肚子里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呢…哎呀!」

  一边目送着丈夫,一边抚摸着赋予新生命的肚子……

  然后突然被别的手揉了一下!

  惊讶地回头……这是,是每次都起床迟到的仓木君的手。

  「没关系,就算这次不行,下次还有机会……餵」

  「是啊……啊!啊!!」

  他的手慢慢地从腹部往胸部爬动,因为怀孕更加鼓起的胸部。

  而且接下来又摸向我的下半身……从早上开始就要做了吗!

  昨晚明明跟智美和和美弄了一晚,还真是年轻……

  当然我不会拒绝,因为……即使成为了孕妇也是有性欲的不是吗?

  现在这种淫乱行为好像已经很平常了。

  「啊…肉棒好粗啊,啊…好像又要生孩子了!!」

  「哈哈……嘿嘿,是啊,趁年轻多生吧!」

  「诶!!生孩子!!啊…虽说是男孩子就好了……但是哪个都好啊!!」

  「呜!!!」

  咕嘟咕嘟!!

  「啊…热热的,呼呼…啊,好幸福…我好幸福…啊!!」

  又感到阴道非常喜欢的热热的感觉,我变得更加淫乱了。

  我的名字是三陆明美,家庭主妇…。

  然后我的丈夫是启二,长女是智美,次女是和美…。

  再加上虽然不是正式的家庭成员,但却是智美的同班同学、我家的一员仓木
君……

  很快这里将增加三个新的家庭成员,而且第二年一定会增加更多…

  建立了这样的大家庭,小时候的我…在梦境中最幸福的大家庭……实现了。


                               &nbs
【完】